西湖没有普利欧 West Lake has no Perlo

品简介

 

今年,是我离开杭州的第一年。从2011年就读中国美术学院开始,我已经在这个城市里度过了目前人生中三分之一的时间。

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城市无疑是庞大的。从转塘到西湖坐公交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萧山、西溪或者下城区则要更久。当夏天天气好的时候,我通常会骑自行车穿过半个杭州去上学,只比公交慢20分钟左右。记得有一年冬天下大雪,车子几乎没有办法移动,我就从九溪徒步到学校,足足用了两个小时。

那些善于记忆和回忆的人不同,他们是意识的资本家,在洞穴里私藏了大量珍宝。而普通人只拥有种种细碎的、在脑海中不经意浮现的印象:西湖边的杨柳,在荷花前拍照的路人,以及南山路那家叫普利欧的面包店。当然,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他们不一定知道学校对面这个小小的面包店,因为在四五年前,它就和其他无辜的风景一样被拆除了。但在当时,这却是一个迟到、午休的好地方。

毕业这些年里零零碎碎地画过一些画,也在其他城市陆续办过个人展览,但在杭州还是头一次。前年在北京的展览叫“金色 绿色 春风沉醉”,从颜色上选取了黄色和绿色为主色调的作品,其中后者占了大多数。可能和杭州的植被有关,这里总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绿色,兑换到调色盘里,就是橄榄绿、浅绿、墨绿。

以前我认为,作品和创作的环境不存在必然的关联。你完全可以生活在杭州,画北京的题材。但现在看来,他们或多或少承载了关于这里的记忆。我不知道拿着这些作品回到这里意味着什么,大概就像再当一次逃课去普利欧的学生。而和西湖有关的记忆,大概也和它一样,早已随湖面的风飘走了。

时间是个环形的监狱,每个人都受困于现时。关于近年,总有种一去不回、难以言明的伤感。谨以此展,纪念在杭州的九年时光。

 

 

现场

 

1

 

_MG_6965

 

_MG_6993

 

_MG_6921

 

_MG_6936

 

_MG_6983

 

_MG_6929

 

_MG_6932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