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颜料

“就在今天凌晨,著名画家B因病不治逝世了。2015年他曾被时代周刊评为在世最伟大的艺术家,他的一生经历大起大伏,早年曾参与左翼运动,晚年因政治原因被政府打压,不论如何,这都不妨碍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传奇……”无线电波很快就把B的死讯传遍了全世界。

各地的粉丝纷纷通过社交软件表达了他们的哀悼,而他年轻貌美的妻子早已哭得梨花带雨(但相信我,等她得到了B丰厚的遗产后,就会马上另择良木了)。B死后作品的去向成了大家最关心的话题,谁将得到这批价值不菲的作品?B很有先见之明,在遗嘱里早就分配好了:他选择把所有作品都捐给美术馆和画廊。B的妻子听闻遗嘱后情绪激动,马上对遗嘱的真伪表示质疑并准备提出上诉。而B的画廊主表面上正在安抚妻子的情绪,但脑子里正在筹划如何举行B的大型回顾展,他会请最著名的批评家总结B的成就,然后在下一年,B的作品就会以难以置信的价格出现在拍卖行,毫无疑问这能让画廊赚的流油。

一年后,B的回顾展顺利举行,得益于画廊主的良好操作,B的画已经是上亿的估价,新出的艺术史丛书中也出现了他的名字,著名评论家们的文章让他得到了和里希特、罗斯科等人平起平坐的地位。

有一天,画廊主突然接到藏家的电话:“画上的颜料离奇地消失了,就像蒸发掉一样,只剩下一张空白的画布!”画廊主完全摸不着头脑,这时美术馆馆长也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消……消失了,画上的颜料全都不见了。”画廊主赶到回顾展现场,只见装裱精美的画框内清一色是雪白的画布,让人怀疑是另一位观念艺术家的作品。

警察来到了现场。查看监控后,排除了任何盗窃的可能。随后他们到B的住处进行调查,并带走了他的的亲属,他们将面临艺术品欺诈的起诉。“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甚至连一张画也得不到!”B的遗孀情绪比上一次还要激动,这次她直接气昏了过去。一周后,警察在B的旧画室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他的一本随笔。这可是一个重要的线索,现在在法庭上,它正被法官大声朗诵着:

“我一直幻想着能研究出了一种调和剂,它可以在特定的时间内让颜料自然蒸发掉,现在我终于成功了。是的,昨天我做了一个成功的试验,现在我只要把这段时间延长到他们展出的时候,到时这张作品就会变得跟不存在一样了。不,作品本来就不存在,作品只存在于它构成的情境之中,存在于观众的共同体之中。”

读毕,法官放下手中的稿纸,只见画廊主和藏家一脸愕然,家属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安静了几分钟后,律师仍坚持反驳,他提出想进一步了解证物,而旁听席传来阵阵小声的议论:“也许他说得很对,真是高论……”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