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鸿的感叹号

业鸿的感叹

 

如果有痕迹,就必定有留下痕迹的某些东西。但痕迹与留下痕迹的实体不总是具有同样的形状,因为痕迹不总是该物体的重压产生的,有如独角兽,是一种理念的印痕。但它是否真的无迹可循?这些年我常常想起初中时的那张钢笔画,那上面留下的感叹号形状的墨水——我初次与作为“奇迹”的感叹号相遇,以及在接下来的许许多多年里我遇到过感叹号们。籍此契机,通过和烧行李小组的合作,也许能通过对这个符号的寻找,追溯到源头那个“凶手”。这无疑是一次按图索骥般的尝试,没有行李的人,将赤脚走在路上。

 

以下为奇迹的闪现

 

 

符号,也许只是指出其他现象的一种现象,这样的说法可能太静态,而且也很可悲,不足以表达其与我们的关系。但有种方法,如果非要建一个实在的通道连接到我们脑中不可,那也许就是“惊觉”了。“感叹号”就是业鸿兄的“惊觉”,甚至是一种启蒙,当他惊觉到“感叹号”围绕着自己,“感叹号”的展示方式已经开始改变。这种改变不仅是符码层面的改变,而是由“惊觉”本身引发的一系列可能性所拥有的象征意义的改变。

 

纪录片《烧行李之鸿之叹》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