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聊天室03:严肃或滑稽的模仿

对话嘉宾:鲁飞飞,何佶佴,陈定乾

主持人:张业鸿

 

张业鸿:

好,那咱们开始吧。今天是学院聊天室的第三回对谈,内容是讨论滑稽模仿(俗称戏仿)这种艺术手段:以假乱真从来不是它的目的,《布莱克法律辞典》将知识产权法中“parody”定义为“在版权法意义上,对parody各种定义的核心是使用原先作者的创作成分创作出新的作品,该作品至少有一部分构成了对原先作者作品的评论。” 这些作品自然也是皮埃尔梅纳尔学院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鲁飞飞 可否先谈一下你的复制计划?你在说明里写到,除了“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之外,还有好一些作品也在这个计划中。

鲁飞飞:

中国当代艺术基本上是以男性艺术家为主导的,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希望以女性视角与男性艺术家作品产生一种对话与交流。当初之所以选择了这个作品,是因为它是一个无人不知的中国经典当代艺术作品,又是一个群体合作的作品,因此它同时又体现出了一种男性艺术家的群体行超越意识。我邀请了一些女性朋友和两位男性朋友参与了这次复制性创作,原作男性为主体,而我们则以女性为主体,首先按照原作完全拷贝了一次,然后又在原来位置返身身体朝上,在原作基础上进行了发挥和演绎,以此强调“比无名山更高”这样一种想法,其实是想借此突出女性艺术家希望超越男性艺术家创造力的一种企图。当时我想按照这种方法在选择几件国际艺术家的经典行为艺术作品做一个系列,但因当时一些参与者改变想法而搁浅了。也许以后会完成这个想法。

0612_3

东村艺术家,《为无名山增高一米》,1995

张业鸿:

在你的作品里,主张艺术家小组共同分享这些作品的版权和创作成果。这也是对原来“比无名山更高一米”这个作品产生的版权纠纷的一种批判么?据我从网上得知,这个作品参与者共有10人,摄影师吕楠在拍摄结束后把胶片剪了十份分给这些参与者,但是后来张洹,马六明二人分别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声称此作品是个人作品,而其余的人都是花钱雇来的。左小祖咒表示,张洹曾经向马发过威胁信。结局是因为张洹的曝光最高,所以现在这个作品一般都认为是张洹的个人创作。

鲁飞飞:

谈不上批判,只是想让每个参与者都能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我们当时也有很多歧义。

0612_2

鲁飞飞,《比无名山更高》,120 x 94cm,收藏级艺术微喷,2005

张业鸿:

我在网上也有搜到 “张海涛和鲁飞飞在2005年同时发表了两个权冲艺术作品:《仿: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和《复制:比无名山更高》。然后论战就开始了。两人全都声称权冲作品的倡议书是自己先发表的。然而这两人的作品八竿子都打不着。张海涛用了男女皆有的形式仿制了这个作品;而鲁飞飞全用女性艺术家复制了这个作品。表达的主旨也有很大差别。不过张的作品因为影响力不够所以也没多少然关注,这场论战也就是大家发表了一片声明就结束了。之后,鲁飞飞那里又一次上演了原作的罗生门。一位参与者公然声称她才是作品的主创。鲁飞飞随即发表文章称,在协议里已有规定此作品是所有参与者的共同创作。然后又拉开了一场论战。双方纷纷发表长的不得了的声明,补充称述来为自己辩护。”这段文字。能方便谈谈这个么?

鲁飞飞:

嗯嗯。当时我在英国第一次的陈述和第二次的声明很详细的说明了当时的情况。这个复制经典复制是我的提议,让每个参与者都是创作者本来就是对每个人的尊重。但其他人不是艺术家不能理解我的主张所以才有了分歧。不了了之,很可惜。

张业鸿:

不是艺术家,是雇来的人吗?

鲁飞飞:

是一些新朋友。

张业鸿:

这样,那确实可惜。其实即使每个人都有版权,但是因为艺术市场的一些因素,比如有的藏家就是认脸这种,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一些人的卖的很好,而有些人无人问津。无名山是个好例子。

鲁飞飞:

嗯嗯。

张业鸿:

@何佶佴 从作品上看,你用了一个虚构的叙事来让变成尸体的克莱因又重复了那个行为,整个过程从骷髅到快递单到聊天记录都伪造得确有其事,但是在合照的部分,你貌似又故意用拙劣的ps露出一些穿帮的地方?

IMGL2641的副本

何佶佴,《他曾坠入虚空》,尺寸可变,微信截图、录像、图片、骨架模型,2017

何佶佴:

不止是合照的部分,其实作品的每个部分都有故意穿帮的地方,比如快递单用的是圆通国内快递单并且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聊天记录全部都是彩排过的,聊天对象也都是托;影像就更明显了截取了一段游戏视频;包括作为主体的骷髅一看就知道不是真骷髅吧。只是相比之下合照的部分的穿帮显得更直接更恶俗。

张业鸿:

@何佶佴 图片是最能欺骗人的,前几天我们在朋友圈看到那个推送最说明了这一点。克莱因的“跳”不是重点,真跳还是假跳也不是重点,利用这张照片的可信度引发的事件才是他的作品。你那天看到那个推送有什么感想么?那张几个人拿着网的照片,我也是第一次看。

v2-600e59afdade9e4af1fb6901f10fd6ec_r

Yves Klein,《坠入虚空》,合成前后对比图,1960

何佶佴:

有种“哈哈哈卧槽”的感觉,我之前也是功课没做够,一直以为他是真跳来着,没想到他也玩的是这套。

张业鸿:

我也没想到,那个照片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居然是用叠片这么笨的办法做出来。说起来,ps的发明好像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照片的真实性,今天再有一个人拍这个照片,大家肯定都觉得是ps的。

何佶佴:

所以就不妨把把照片p得一看就知道是p的哈哈。

何佶佴,《他曾坠入虚空》,作品细节

张业鸿:

对,我也在想,既然没了这个基础,所以你一开始就故意全部露穿帮。话说我一开始以为你故意买个gopro去砸,居然是个游戏。

何佶佴:

gopro自掏腰包,哪舍得砸哦。在gopro和作品之间衡量了一下,毫不犹豫用假的。既然用了假的,索性就假得更假一点,假到不能再假就变成了“戏仿”。

张业鸿:

今天很多艺术家都提倡“玩真的”。 但我觉得,这好像是个不太机智的做法,只要让观众“信以为真”就行了。我有一个猜测,不一定对。朱昱那个吃人的作品,我一直觉得是假的。包括克莱因也是,他没必要为了张照片摔断条腿,只要让你以为他真的摔了就行。如果那个摄影师不把这些底片拿出来,估计没什么人会知道。

何佶佴:

不管是“真”还是“信以为真”,我觉得其结果都要在艺术家的可控范围内,就是假的就要千方百计通过作品的各个组成部分让观众觉得是假的,当然真的就没什么好说了真的就是真的也假不了,朱吃孩子那件作品如果是假的那在我看来就比他真吃孩子所引起的社会道德批判更跌眼镜了。

现在他把底片拿出来,这个作品反而更合理更完整了,就像以前有一个老师问我“你一个影像的时长为什么要是这个时长,为什么是十分零二秒不是十分整或十分零五秒?”当时面对老师我比较紧张所以这个问题当场就把我问住了,后来一想这个问题还是蛮值得考虑的,任何和作品有关的东西都是作品的一部分,包括舆论,不管是在作品内或作品外,影像时长这个事情只是打个比方,哪怕是因为“录到十分零二秒的时候设备没电了”也是一种原因,存在即合理嘛,回到我这次的参展作品,我用一种非常拙劣的伪纪录手法让它看似很合理又能被观众一眼看出很不合理,但这不合理放在这个作品里面整体来看,它又合理了。

张业鸿:

“觉得假”的前提仍然是“信以为真”,这可能就是人的本能吧,总是觉得眼见为实。你的“假”只是在这个基础上,通过大量细节一点一点扇醒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

何佶佴:

克莱因这件作品也是一样的,但其实前两天知道他这件作品的真实面貌以后我还是有些遗憾的,这样我和他的观念就显得有些重合,如果他真跳,对我来说我这件作品就会更完美一点哈哈。艺术家就喜欢骗人嘛,无非就是让人知道被骗了和让人始终蒙在鼓里的区别。

张业鸿:

是的,但从我总是觉得,虚构是个二律背反的东西,要被戳穿了(或者自己戳穿)自己才会爽,大家都当真了反而没意思。

何佶佴:

哈哈我们是这样想的,但也不乏某些艺术家就喜欢看别人蒙在鼓里然后自己有种不明觉厉的满足感。

张业鸿:

那未免也太寂寞了。

何佶佴:

对不起张策你打开了我的话闸子我已经控制不住记几了就最后再聊聊今天的聊天主题吧,你今天开始提到的戏仿应作为一种手段而非目的,我觉得特别对,如果以戏仿为目的的话那就稍显有点幼稚了,但目的又不会直白地做出来给大家看,不然每个作品只要在展出时候现场写一句观念就行了,还要作品本身干什么?现场能用肉眼看到的作品其实都是一张皮,骨肉在现场是不应该被看到的,需要靠观众看着这张皮的外形去联想这个骨肉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我以前做作品就会时常犯一种剥皮错误,即肉和骨头暴露得太多了,观众不一定受得了,包括我现在看来也有点受不了,不管怎么样一副好皮囊还是十分重要的,但需要记住的是皮囊只是一副皮囊,这就回到刚才说的目的和手段的问题上,作品的展陈只是一种手段而绝不是目的,毕竟作为一件艺术品来说软骨病要比剥皮怪更恐怖,我现在逛展宁愿看到剥皮怪也不愿看到软骨病,但可惜的是大部分人对艺术的理解还是停留在披着漂亮皮的软骨病上,这就很遗憾了。还有体量也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举个例子说谢德庆,打卡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打卡一年,就变成艺术了,而且是当代艺术,而且是十分严肃的当代艺术,无聊吗当然无聊了,艺术本身就很无聊的,看不见摸不着外加对社会零贡献(有时还负贡献),我其实对自己要求没那么高,只要做的时候自己觉得有意思,做出来给观众看观众觉得有意思,就够了,至于有意思里的意思具体是什么意思,那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意思去意思意思,不要去问艺术家这作品什么意思,艺术家的意思不是你们的意思,自己动动脑子动出来的意思说不定比艺术家本人的意思要更有意思,好了好了不说了刹车了让另外两位聊聊吧对不起。

张业鸿:

@陈定乾 不好意思,我们刚刚聊完了才想起把你漏了。首先得感谢你,因为你这个聊天表情作品一开始我还不是很有信心放到展览里,想了好一阵子,我们才决定把这个加进去,在这个之后,展览思路开拓了很多,如你所说展览应该有更多溢出和漂移的地方。说说你的聊天记录吧,这个挺有意思的,因为今天大家都流行微信斗图,通常同一张图加上不同文字就会产生不同的含义,有时还会出现自反性的结果,而你这个表情也建立在这种图像文字的关系上。

WechatIMG843

陈定乾,《陈老师Mr.Chen》,尺寸可变,手机截屏、微信表情包、单频录像,2017

陈定乾:

哈哈哈,是啊~我觉得吧,特别是这种征集作品的展览,显然是一阵阵糖衣炮弹的轰炸过程,邮箱打开随时随地有惊喜啊~我当时看到这个皮埃尔·梅纳尔学院的征集帖子,一开始觉得挺带感,但自省了一下似乎没有我自己的游戏空间,就没管了~

后来,我正在开启陈老师Mr. Chen的项目,陈老师Mr. Chen是我置放在互联网社交平台的第二个身体,是一个在艺术上惹了中二病的极其自恋的小资产阶级艺术家,“啊为了艺术而艺术”,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我就自然想到了卞桑之前专程制作来讽刺我的表情包了~

于是我就以陈老师Mr. Chen的名义和陈诺夫斯基主义艺术的口吻重新制作了一堆表情包,以求大家一起来跪舔膜拜陈老师Mr. Chen了~表情包的原图是我一张自拍,据大家说有一股扑面而来的邪魅和一览众山小的孤傲,不好意思,我自己讲起来也会吐~

就因为这一张神一样的自拍,我决定沿用卞桑遴选的这一张圣像,然后配上了不同的文字~然后我发现每一个都毫无违和感哈哈哈哈~就是鸿总说的这一种文字与图像互文的关系~

张业鸿:

为什么会有德勒兹的蛋这句,你不是很喜欢德勒兹吗?

陈定乾

陈定乾,《陈老师Mr.Chen》,作品细节

陈定乾: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擦,因为陈老师Mr. Chen是一个很注重拓充自己语料库然后故意掉书袋的傻缺,德勒兹必定遭受他的毒手!一直打陈老师Mr.Chen好累啊我就简称陈老师吧,我自己挺喜欢德勒兹的虽然我很多看不懂,当时我有意无意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究竟什么是“无器官的身体”,有一篇国内学者的文献指出无器官的身体像一个未孵化的蛋~

我觉得理解到这种流于表皮的层面,陈老师已经可以拿出来显摆了~于是就有了这个~

张业鸿:

@陈定乾 有个讲座上,观众问主讲的哲学家,文字时代之后大家将通过什么来交流,他说很多人都猜测是图像时代。现在看来应该是表情时代才对,我们都转向用表情来表达自己了。你怎么看待iphone8新出的Animoji功能,这会是表情届的一场革命吗?通过识别人的面部表情变化,自动生成动画表情,跟你把自拍p到熊猫人上面去,有共同之处。

WechatIMG844

iphone X 动画表情,追踪面部肌肉运动,镜像你的神态

陈定乾:

啊!实我对于科技很不敏感哈哈哈,我的手机永远是我哥买的或者他用过然后给我用的,我最近想买的手机是新出的诺基亚,然后被拦截了说过一段时间再买~Animoji我刚才临时百度了一下,是动态Emoji对吧?

我觉得表情真的是强效润滑剂啊对于互联网上的社交平台上来讲哈哈哈,且神图不断空降显圣,太猛了高手在民间啊~不过我觉得这一种功能是否过于不够无厘头哈哈哈。

张业鸿:

过于智能,毫无ps痕迹,反而没有了滑稽效果。

陈定乾;

我觉得表情本身无论是图像部分还是文字部分,寓义应当有足够变速的空间才能够在被N多人收藏中实现迅速的流通~

 

嘉宾介绍

鲁飞飞,1980出生于山东,现居北京。主要个展包括“凝视作为立场”,北京,中国(2011)“
你和我”,巴黎放射线画廊,巴黎,法国(2008)“秘密花园”,高氏兄弟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中国(2007)主要联展包括“暗示:当代女性艺术展”,晨画廊,北京(2017)“女性权力艺术展”,奥地利驻华大使馆,北京(2015)“女性权力艺术展”,交叉点艺文空间,北京(2015)“女性权利艺术展”,欧盟大使馆,北京(2015)

何佶佴,
1993年生于上海
,2011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附中
,201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现工作生活于杭州、上海。主要联展包括 《要空间方案展——局部档案》,要空间,中国上海(2017)《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莫干山路 77 号,中国上海(2016)《反熵伐纣——首届 cult 文化艺术展》,北外滩 111 艺术园,中国上海(2016)《四月一日艺术节——如果不办展艺术家和畜生有什么区别》,ISGO GALLERY,中国上海(2016)

陈定乾,1991年生于广东潮州,现学习、工作、生活于广东广州。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