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尔·梅纳尔学院 Pierre Menard Academy

策展人:张业鸿
艺术家:陈定乾,基地Foundation QED,高甡,郭宏远,黄成,何佶佴,薨子,侯柯杉,姜铭,蒋力,柯夫,赖炜炜,鲁飞飞,孙艺铭, 汤井远,王皓田, 王福音,王智一,颜达夫,张业鸿,张宏川,赵樱乔,周雅玲,郑力敏,左右右,张灏。
主办:E空间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虹漕南路9号1号楼3A
日期:2017年9月1日 — 2017年9月25日

 

重要的不是讲述,而是重新讲述
 

“皮埃尔·梅纳尔学院”的概念最初来自于西班牙作家维拉-马塔斯虚构的一所学院。其中又牵涉到另一文本——即博尔赫斯小说中的人物皮埃尔·梅纳尔,这位作家用尽毕生精力,研习西班牙语,信奉天主教,忘掉了1602年至1918年的欧洲历史,只为了写一本和《堂吉诃德》一字不差的书。而在这所以他为名字的学院中,所有学生被教导如何“不”去创作,最后清一色都变成了开心的抄写员。这个看似诙谐的故事实则暗藏疑问:在“一切都被写过”的僵局里,我们能做的动作是否只有重复?还能否/该如何开始真正的创作?

反观后现代艺术的困境,皮埃尔·梅纳尔的鬼魂似乎也蛰伏其中,我们时而可以看到他闪现不定的身影。被艺术史-博物馆机制逼到穷到末路的艺术家或开始日渐热衷于挪用、复制、现成品等方法,或专注于讨论政治和文化,而不用再考虑创新的历史责任。人们普遍认为,已经不再可能创造任何新的艺术形式,新作品不再诞生,作者也凋零死去,余下的就只有无尽的轮回与重复。

博尔赫斯对皮埃尔·梅纳尔的行为作了激进的解读,认为梅纳尔所写的不是《堂吉诃德》的摹仿品,而就是《堂吉诃德》本身,只不过它是梅纳尔的而不是塞万提斯的。皮埃尔·梅纳尔学院试图围绕这种方式展开实践,致力于发明一种“无差异的差异”或“超越差异的差异” 的作品(对克尔凯郭尔而言,产生“新”的唯一前提就是平凡性、非差异性和同一性,他用基督和凡人来举例)。它要求的并不仅仅是重复(那样终究只会落入挪用主义的窠臼),而是在重复中不断越出与回返,在不断的变化中重复自身。

鲍里斯·格罗伊斯乐观断言:“尽管艺术史据说已经终结,我们仍然能够通过制造超越历史上所有已知差异的全新差异,来保留新这个概念。”如果这确是真的,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条通往新艺术的路径之一,就藏身于皮埃尔·梅纳尔学院中,而唯有深入其中,坚持和那个游离不定的鬼魂对话(但不被其迷惑)的人,才有可能找到。

“太阳之下并无新事”。皮埃尔·梅纳尔学院尝试制造一个日蚀的位址和时刻。

 

现场

 

 

皮埃尔·梅纳尔学院,E空间,上海,2017-3

 

IMGL2641-2-2

 

IMGL2766-2-2

 

IMGL2637-2-2

 

IMGL2775-2-3-2

 

IMGL2928-2-2-2

 

IMGL2751-3

 

IMGL2923-3
皮埃尔·梅纳尔学院,E空间,上海

Categories: 未分类